銀華

超級雜食基本沒雷 本命庫里狛日十游徹夏或雪快新總之很多很多(
主受廚,但是逆也沒問題(超雜食
最近低迷期,松沼choro推速度廚

[閃之軌跡][ルファユシ]追憶


送給 @紫色天堂·埃雷波尼亚帝国站 的生賀,抱歉有點抓不住寫不好OTZ


※第一次寫這兩人OOC,OOC,OOC

※關於紅茶那些完全胡扯,咳(((

※不知所云((((

 

夕色自落地窗渲染了整個室內,讓原本就奢華的裝潢再渡上了層輕淺金紅,說不出的瑰麗。公文的批改已經告一段落,路法斯擱下筆,靜靜望著窗外沉浸在黃昏中的玫瑰花圃。以翠綠為邊,橘紅作景,含苞待放的血色薔薇被襯托得更加嬌嫩欲滴,緋色鮮明如燃燒的火種般,艷麗的動人心魄。

如此脆弱易碎,卻又堅韌無比。

他似乎看見了盛開的光景,花朵正在眼前搖曳。

緩緩勾起唇角,笑意莫名,無人得以看清。

 

〝叩叩。〞輕輕的敲門聲打破寂靜。

路法斯唇角弧度變得柔軟,「進來吧。」,含笑望著尤西斯開門走了進來。

「兄長,打擾了。」端著茶具,少年極淺的微笑,「請休息一下吧。」

「呵呵…每天最期待的,就是這個時候了。」笑看尤西斯將茶具放桌上,路法斯話音一轉,明知故問的調侃,「今天好像來得比較晚呢,我親愛的弟弟?」

一起享用下午茶,是他們不曾改變的每日慣例。

淡淡茶香在兩人之間繚繞。

尤西斯有些羞慚的垂首,「別取笑我了,兄長。」,拿起茶壺,陶瓷的光滑表面上鑲著金邊與流水般的冰藍花紋,樣式典雅而優美,這是兄弟倆最心愛的一組茶具。逐一將紅茶倒入杯中,流動的液體呈現透明的深紅,光澤溫潤閃動。少年動作穩重流暢,曾經生澀的男孩已然成長。

但是,還不夠呢。路法斯輕輕地笑了,無聲無息。

紅茶香氣濃郁了起來。

「我還沒能泡得像兄長那麼好喝,」尤西斯清冽悅耳的嗓音響起,點綴茶香滿溢的空氣,「但是想至少在今天,泡出目前為止最好的一壺,所以…」難為情的有些說不下去了。

「稍事練習?」路法斯挑眉接話,在接下尤西斯遞來,伴隨一句低聲的〝請用〞的紅茶並道謝過後,好笑的搖首,「呵呵…我親愛的弟弟,你真是太可愛了。」

「兄長!」就在尤西斯羞窘的的快紅了臉時,路法斯適時的換了話題,「但是,這樣就好。」輕輕撫過溫熱的杯緣,唇邊笑意如杯中紅茶般深邃。

「一樣的茶葉、用具、甚至手法,經由不同人的雙手,沖泡出的香氣、口感、甚至味道都會不盡相同,實在是非常有趣。」連盤端起茶杯,路法斯的一舉一動都刻畫著優雅。

「同理,隨著時間,沖泡出的味道也會逐漸改變。」深深呼吸,讓鼻腔滿是甘甜香氣,路法斯愉悅的瞇起了眼睛,「所以不用心急,我親愛的弟弟。」輕吹液面後,啜飲下紅茶。

溫醇在舌尖旋轉,微甜和恰到好處的澀意形成說不出的甘美。嚥下喉嚨滾入肚腹,身心都被溫暖,口中甘甜餘韻令人回味無窮,舒緩了工作帶來的疲憊感。

「非常美味喔,謝謝你,尤西斯。」發出愜意的嘆息,路法斯神態輕鬆不少。

尤西斯所泡出的紅茶,有著清甜純粹的味道,青澀而美好。

從一開始的稚嫩,逐漸轉變到現在,他知道,他最可愛的弟弟正朝著他所預想的姿態成長著。

就快了,就快了。

看到兄長滿足的模樣,尤西斯唇角先是雀躍的微揚,而後又正經地抿起。

「…不,還請兄長不要道謝,這是我自己想做的。而且我還有許多不足之處,更何況…」

尤西斯看向桌上擺放著的茶具,默然隱去了餘下的話語。

「說起來…就是明天了吧,時間過得可真快。」輕放下茶杯,杯底與杯盤之間發出清脆但不刺耳的聲響,茶中溫醇起了淺淺的暗紅漣漪。路法斯感嘆地朝著窗外望去。

「是的,明天將正式成為托爾茲士官學院的一員。」隨著路法斯的動作,尤西斯尋找著對方視線的落點。

落地窗外最先映入眼中的,是一片逐漸被染的血紅的橙色天空。

黃昏即將步入尾聲。

尚未盛開的薔薇彷彿沾染了那份色彩,艷麗的奪目。

「真是,轉眼間吶…」

聽著路法斯低聲喃喃感慨著,然而,尤西斯發現自己根本捕捉不到對方的視野。

他們所看著的,是截然不同的事物。

「……兄長。」

一直以來,似乎都是如此。

兄長,這對自己而言可說是沒有更加重要的事物了的存在。

在這人的庇護下成長到如今,他渴求和對方站在同樣高度。

…但是,距離似乎愈來愈遠了。

「怎麼了,尤西斯?」

深深看進轉回視線的路法斯的雙眼,那與自己相似的冰藍看上去是如此飄渺。

他想要抓住它,緊緊握在手心。

「我會在離開的這段期間,努力追上兄長的。」

讓自己的身影,得以無比清晰的烙印其中。

「呵呵…我期待著喔,尤西斯。」

尤西斯覺得此時兄長的微笑,彷彿什麼埋在心底很深很深的情感,滿溢了出來。

一直等待著,一直期待著…你的成長。

我最親愛的弟弟。

 

 

 

用茶匙攪動著杯中的紅茶,站在落地窗前,青年的身影被夕色照到地上映得細長。

啜飲了口,厚重苦澀的口感過後是爽口的微甘。如今他已經能泡出令自己滿意的味道了。

他確實成長了,不論方式如何,不論是否被迫。

緩步走回辦公桌,上面還擺著另一只茶杯,當中盛滿了紅茶,液體表面早已轉涼,不再升騰著熱氣。

輕輕撫過杯緣,尤西斯垂下眼簾。

想當面證明這一切,雖然他明白對方一定早已知曉。

不經意回想起最後與那人在此處的時光,他淡淡的笑了。

他會追上去的。

無論如何。

 

 

 

窗外,薔薇已然綻放。

 

 

 

END

這麼不知所云真是對不起OTZ

 

最後,祝若醬生日快樂♪───O(≧∇≦)O────♪


热度(17)

© 銀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