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華

超級雜食基本沒雷 本命庫里狛日十游徹夏或雪快新總之很多很多(
主受廚,但是逆也沒問題(超雜食
最近低迷期,松沼choro推速度廚

[閃之軌跡][クロリン]各種隨筆&不完整腦洞-Ⅱ-

 

就是把wb上的一些碎念整理修改出來發發而已,看看就好w

 

※各種隨筆

 

✽閃Ⅰ之前

 

站在唯一的親人墓前,成堆的花束異常刺眼。

白色的被裝飾的聖潔的謊言。

花瓣的柔軟弧度像是嗤笑,無聲嘲弄這諷刺的一切。

庫洛不停吞嚥乾澀的喉嚨,仿佛這麼做就能封印胸口的悲鳴。

還不住手...!!你們...你們這群殺人凶手...!!!

他在心底咆哮著,衝動之下將礙眼之物全數揮落在地,空中散落的花瓣宛若雪白的淚水,代替他流盡滿眼苦澀。再也不願多看一眼那些多餘,他走上前,將爺爺生前最愛的黃玫瑰放在墓前。

溫暖的鵝黃如同爺爺始終如一的笑容,但他已經看不到了。這座城鎮的人們變了,染上金錢權勢的腐臭。在海風中飄散油炸魚排的香氣,讓孩子大人們都期待喜愛不已,笑顏雀躍的那份質樸,也已經看不到了。

而他是如此深愛這裡,同他爺爺一般。

"爺爺....我走啦。"揚起無異從前的爽朗微笑,他轉身離開。

賭博已經開始,不到最後是不會知道輸贏的,這句話也是爺爺你教我的呢。那麼,不孝孫就去闖闖看了,老頭子別太想我。

擺了擺手,他再也沒有回頭。

 

 

那人端著昂貴的紅酒,看似優雅的啜飲,一身張揚無比的奢華。庫洛忍住嘴角嘲諷的弧度,他嗅得到,藏在冠冕堂皇的言詞下,那早已腐敗潰爛的汙濁欲望。

"我很看好你喲,庫洛君....來,讓我們一同給予那位大人應有的制裁吧!"

說著戲劇性的張開了雙手,像是在擁抱這即將到手的世界。

"哼,先說好。您我只是各取所需。"

"這我當然明白,庫洛君。我會提供你所需要的,而你,可不要讓我失望吶...?"

"儘管放心吧,凱恩公。"起身行了個簡單的禮。

"計畫已經有了雛形,正在一步一步實施當中,如今欠缺的元素,只剩下一項。"

"呵呵,願你在魔女的指引下,成為蒼之騎士。"

"承您吉言。那麼,在下告辭。"

這雙手早已染滿罪惡,為了達成目的,和如何卑劣之人合作都無所謂。

他緩緩笑了,無所畏懼,無聲無息。踏著毫不遲疑的步伐轉身離去。

披風在身後飛舞,彷彿烏鴉漆黑的羽翼。

即將展翅。

 

✽閃Ⅰ期間

 

那雙薄紫中仿佛盛裝萬千星海,澄澈如水晶,躍動著燭火般柔和的光,柔軟的包容著每一個人。

包括他。

那份直率,那份敏銳,像是責備,像是撫慰。

啊啊,這樣是不行的。

他告誡自己,又似乎在告誡對方。眼神迷離的看著黎恩離去教室的背影被夕幕打的夢幻,泡影般虛無。揮落桌上的Blade,卡片四散在空中閃爍七彩光芒。

庫洛啊庫洛,你唇角又為何上揚?問著自己,他捂住臉,在黃昏中無聲嗤笑。

 

✽閃Ⅱ之後

 

他已經不會再迷茫了。撫著鑲嵌在愛刀上的50米拉,黎恩輕聲訴說心底的念想,態度像是正在面對曾經的惡友。

緩緩睜開化為血色的雙眼,銀髮在風中凌亂飛舞,身上的漆黑圖騰顯現延展,仿佛要將一切吞噬的混沌氣息纏繞周身,胸口不斷湧現名為"毀滅"的力量。環視周遭的敵人,他將開拓眼前的道路,完成所有該做的事情。

等到一切結束.......我就可以去找你了吧,庫洛。

輕吻那枚一直陪伴著自己的50米拉,黎恩揮刀向前,斬去所有阻礙。

 

 

鮮紅順著刀身滴落,在地面綻放朵朵血花。回不去了,他想,又能回去哪裡呢?想起家人,想起朋友,想起庫洛,黎恩淺淺的,無聲的,堅決的,溫暖的笑了。

懷揣胸中的光芒,投身無盡的黑暗。

直至終焉。

 

-C side-

鮮血在身上蜿蜒流淌,溫熱又冰冷。被刺穿的軀體逐漸失去生息,當時在你懷中的我是不是也是如此呢。看到你輕輕笑了,明明置身血泊卻又溫暖如光,前進的步伐不再遲疑。這就是你的選擇吧。血跡被拭去,溫柔的像是親吻,你擁著我坐在角落入睡。如今仍能被你依賴也是幸福,這次,黎恩,無論如何,我都會陪著你不再離開。

直至終焉。

太刀上鑲著的50米拉,正微微閃爍光芒,柔和又奪目。

 

✽曉軌妄想(。

 

如果說庫洛是黃昏,那麼黎恩也許是黎明。當黃昏的璀璨過去,黑暗降臨世界帶來混沌,而黎明終將升起。繼承那夕色的意志照耀一切。畫下曉之軌跡。

 

✽戀人日常

 

他憐愛的輕撫過那雙泫然欲泣的薄紫,纖長羽睫顫動著有些微癢,心弦也被柔軟撩撥。"庫,庫洛..."夾雜喘息的呼喚是如此甜美,"黎恩...",無法忍耐的俯下身,掠奪那誘人到令他幾近發狂的吐息。這一刻似乎連時間都靜止了,化作永恆。

 

 

"黎恩,怎麼?哈哈,難得你會這樣靠著我的肩呢。"頭髮被隨手輕撫,心底的疲憊感似乎也跟著被抹去,他忍不住埋進庫洛胸口,聲音傳出來悶悶的。

"沒什麼...我沒事。""喂喂喂喂,這樣還叫沒事嗎!?"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他的背,庫洛無奈的嘆了口氣。"算了,之後再逼你招供。"骨節分明,靈巧而修長的手指按摩著他隱隱發疼的太陽穴,力道恰到好處舒緩了難受的緊繃感。"庫洛..."他抬起頭,望進那雙鮮紅。

緋色溫柔的不可思議。

"現在就先什麼都不要想..."那汪血海愈來愈近了,他清晰的看見了自己的倒影。

"好好休息吧,我的黎恩。"銀色一晃而過,吐息是如此暖心。

他閉上了雙眼。

 

※不完整腦洞

 

✽師生Paro

 

家人ver.的話,黎恩和庫洛是遠房親戚,小時候是非常要好的玩伴。庫洛總是樂此不疲的捉弄看起來很好欺負又一本正經的黎恩哥哥,喜歡看他或是無奈或是炸毛的樣子www很早就開竅了(。後來黎恩成為了士官學院的教官,庫洛也進入士官學院就讀,為求方便和有個照應,兩人選擇同居XDDDDDD

 

不良ver.的話,就是問題學生庫洛和熱心教官黎恩之間的交鋒了2333認真卻不古板的黎恩老師讓庫洛覺得特別有趣,忍不住想挑戰這人的底線,結果在玩的過程中把自己給陪了進去(。於是展開了極為強勢的追求,讓黎恩驚恐的表示吃不消,開始了所謂的你追我跑((((

 

✽調酒師Paro

 

同業ver.的話,庫洛和黎恩兩人在同一間酒吧工作,酒吧白天時是咖啡廳,所以兩人有時會輪流上班,互相接手彼此的時段,當然一起上工也是有的w 庫洛26黎恩24,彼此既是競爭對手又是前輩後輩,同時也是戀人這樣的多重關係。在空閒時會為對方自製調酒,休息砌磋調情皆可,功用萬能呢(。

 

間諜ver.的話,黎恩在一次偽裝身份進行任務時被目標帶進一間酒吧喝酒,庫洛在那擔任調酒師,這是兩人的初遇。後來被追殺黎恩受了重傷意識模糊倒在酒吧後門的小巷,被庫洛發現並被說服在酒吧暫住下來養傷和藏身。這段期間庫洛開始追求黎恩,進展很快但是還沒正式在一起,就在這時庫洛的身份曝露了。

 


 

END?

這就是所謂的偽更吧(你 還如此短渣(你

噫不要打我(縮

热度(17)

© 銀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