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華

超級雜食基本沒雷 本命庫里狛日十游徹夏或雪快新總之很多很多(
主受廚,但是逆也沒問題(超雜食
最近低迷期,松沼choro推速度廚

[閃之軌跡][クロリン]不眠之夜-Ⅱ-

※接上文

※OOC、OOC、OOC

※沒有營養的/H/(而且還只寫到前/戲((

※一如既往的短短短渣渣渣以及意識流

輕輕的喘/息如水滴落下,在寧靜的房內激起一波波漣漪,撩撥庫洛的心弦。

「啊!…嗚嗯…」他忍不住加重了揉/弄的力道,懷中少年的呻/吟隨之激/烈了起來。

「這麼有感覺?」低笑著啃/咬眼前白皙的後/頸,「唔!」黎恩顫/抖的仰首,劃出令人目眩的美麗弧度,雙手無力的抵著被庫洛鎖上的自動門,兩人都已經跪到地上。

「因為…唔,很久、沒做了…」少年聲音不似平日清朗,混雜了被勾起的情/慾在庫洛聽來就像毒藥般致命,動作看似游刃有餘卻暗含急躁,那脫下了皮革手套的靈巧雙手在四處遊走,熟稔的在連黎恩自己都不知道的敏/感之處施予刺/激。

「都沒自己解決?反應特別大呢♪」改為重重吸/吮,聽著黎恩的悶/哼,庫洛愉悅的看到他所留下的咬/痕變得愈來愈鮮明,艷紅的如同烙印。

徹底佔有他。心底瘋狂的執著在咆哮。

「沒有…那個心情唔啊啊!!」分神回答時,庫洛趁隙用力摳/挖黎恩的小/孔,說不清是痛楚還是快/感的強烈感覺讓黎恩頭皮發麻的喊/叫出聲,拒絕的搖著頭,「不、不要那樣弄…」眼角因激/動而溢出淚水,那雙濕潤而泛著流光,水霧而顯得朦朧的薄紫像是哀求又像是羞恥的望著自己。真是太美味了,庫洛舔了舔上唇,有些口乾舌燥。

想看他被逼得失去理智,只能在身下哭泣的模樣。

憐愛的舔去淚水,輕/咬柔軟通紅的耳垂,庫洛邪笑著低語,壓低的聲線誘/惑而情/色,舔/舐般震/動黎恩的耳膜。「但是比起溫柔的撫/弄,你更喜歡被粗暴的對待吧?」騰出一只手拉/扯黎恩的胸前,用力揉/捏,少年隨即發出難耐的嗚/咽,「你看,都變成這樣了。」手中的黎恩激/動地微跳,流淚的模樣可憐又可愛,惡作劇的輕彈了下,獲得泛著淚光的瞪視,讓庫洛下/腹一緊。

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秀色可餐。脫下了平時穿的深紅外套和黑色風衣,白色短袖上衣被向上捲起,袒露少年青澀的胸膛與背脊,鍛鍊結實的肌理勾勒出的線條美好無比。長褲拉鍊早已被解開,鬆垮的卡在少年腰/部,臀/部若隱若現的感覺令人血脈噴張。

眼前衣衫不整的人平時是那樣端正內斂,一思及此就更想捉弄一番。少年滿臉通紅眼神水潤怒視著自己的樣子只會讓人覺得更加可愛,就像伸出爪子警告的黑貓,卻毫無威脅。

「…要說的話,庫洛也是吧?」黎恩忽然轉過身來,露出有些不服輸的神情。

「欸?」

隔著衣服撫/上庫洛腿/間,毫不意外那裡的緊繃和硬度,黎恩果斷將拉鍊拉下。

「唔、唔喔!?黎恩…!」

跨坐到庫洛身上,兩人之間的距離變得無比貼近,緩緩以股/間磨/蹭庫洛,感覺到那裡的迅速漲大,黎恩環抱住庫洛,羞紅著臉卻微挑唇角,湊近庫洛耳語道。

「你看,都變成這樣了。」

略帶喘/息的聲音中夾雜輕笑,黑貓收起了利爪,正得意而優雅的輕甩長長的尾巴。

「…呵呵…」埋在黎恩肩膀,庫洛低笑了起來。

臉被劃的好疼。

 

 

 

TBC

讓民那也感受下我卡/H/的心情(喂喂喂喂

下限碎了,還會碎得更徹底OTZ救命我為什麼要寫這個還寫得很開心

衣服到底怎麼形容OTZ尤其是學長那一身的皮帶(x學長你到底是多喜歡皮帶((

研究了好久怎麼截圖結果圖上傳太慢沒完沒了(最後放棄不管了((


是說……身邊沒有閃軌同好表示跪求小夥伴跪求勾搭QWQ

孤單寂寞冷嚶嚶嚶嚶嚶QAQQQQQ


一直被吞我快瘋了OTZ亂/了一些敏/感詞不知道有沒有用QAQQQQQ

热度(36)

© 銀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