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華

超級雜食基本沒雷 本命庫里狛日十游徹夏或雪快新總之很多很多(
主受廚,但是逆也沒問題(超雜食
最近低迷期,松沼choro推速度廚

[閃之軌跡][クロリン]不眠之夜

※兩人在閃Ⅰ交往成為戀人然後在閃Ⅱ相愛相殺(的前提((

※於是OOC、OOC、OOC

※鋪墊了這麼久其實只是想寫H(喂 但是還沒寫到(喂喂喂喂

※時間點在幕間庫洛來找黎恩吃愛心便當的前一晚

※寫到後面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(。

夜已深,銀白巨船帕坦古艾在如海般的星空中了無聲息的航行。

黎恩望著窗外細碎的點點星芒,靜謐空渺而恆久不變的轉動著,在昏暗的客房裡灑落朦朧,彷彿能將一切救贖。

「……可惡。」許多人的話語在腦中迴響,反反覆覆無數次卻依然得不出結論。

腦袋漲疼不已,卻沒有睡意。

思考思考思考思考。

突然,那人的笑容從亂成一團的腦海中跳了出來,毫無預警。

無奈的溫柔的有些寵溺的又帶著些許熟悉的調侃,畫面清晰到令人不想承認。

「…庫洛……」五臟六腑難受的揪成一團,黎恩把自己埋進棉被。

不願再去回想,他閉上了雙眼。

思緒紛亂依舊。

 

 

只是再看一眼就好。

在客房外遲疑了許久,庫洛終於不再猶豫。

門輕巧的滑開,庫洛悄聲無息的踏入,生怕驚擾到床上的少年。自動門緩緩合上,擋掉室外的昏黃燈光,回歸昏暗的室內,平靜的好似不曾變化過。

少年蜷縮在被窩裡,似乎睡夢中也在煩惱般眉頭微皺,呼吸平緩而悠長,有些單薄的胸膛規律的上下起伏。

有點瘦了,有在好好吃飯嗎這傢伙…
細細端詳少年安靜的睡顏,庫洛忍不住伸手,想撫平少年眉間那礙眼的皺紋。

「你來做什麼,庫洛?」但還沒有碰到,手就被抓住了,深怕抓不住般力道強硬。

那雙薄紫宛如窗外的星光般明亮,不帶情緒而清醒無比的直視不請自來的傢伙,無聲的質問。

「…只是來看看我們的〝貴客〞,睡得好不好而已。」苦笑,任由黎恩抓著自己而沒有掙扎,「是說,原來你沒有睡著啊?」

「不用你多管閒事。」直起身放開庫洛,黎恩斜視房內的入侵者,懶得計較這傢伙是怎麼進來的。「我要睡了,你請回吧。」毫不猶豫的下了逐客令。

「唉唉,不要這麼冷淡嘛。」少年一臉戒備的模樣看上去就像只毛髮倒豎的黑貓。

好可愛。庫洛忍不住心不在焉了起來,直盯著黎恩難掩心癢。

「…?」困惑的發現庫洛神情不太對勁,那雙赤紅中燃起抹熾熱,幾乎要被燙傷般的錯覺似乎似曾相識…難道!?想起了什麼,黎恩頓時漲紅了臉,難以置信的瞪向庫洛,「庫洛!你、你該不會…!」

再待下去不妙…!動物般的直覺促使黎恩迅速下床逃向門口,卻在自動門滑開的瞬間,被庫洛從身後緊緊的抱住了。

「你一定是東想西想,把自己搞得苦惱到睡不著吧?黎恩。」

聽著耳邊調笑似的低語,黎恩絕望的看著眼前的門緩緩閉合,直到最後一絲橙光也消失在門牆之間。

「庫、庫洛…」被熟悉的教人落淚,大海般的氣息包圍,黎恩發覺自己一點也不想推開庫洛。

「那怎麼行呢?你可是重要的〝客人〞,必須好好招待吶。」

親暱的讓彼此的臉互相磨蹭,這是以前戀人常常對自己做出的,撒嬌般的舉動。

回憶控制不住的湧上腦海,像浪潮般襲捲毫無防備的黎恩,思緒幾乎要被吞沒了,而他連掙扎都做不到。

「……」怔愣地看著庫洛撫上自己臉龐,這個人總是吊兒啷噹的,掛著令人捉摸不清的笑意。此時此刻,那曖昧而張狂的弧度終於多了抹黎恩看得清的苦澀。

「讓我來幫你吧,保證睡得香甜♪」歡快的語調,笑容卻蒼白。

黎恩彷彿聽到了破碎的聲響,面具開始有了裂痕,那是碎裂剝落的前奏。

似乎無力再支撐假象,庫洛急切的吻住黎恩,像是行走在沙漠間的旅者,渴求泉水的潤澤。

一直都知道的,不是嗎?

任由庫洛吻著自己,黎恩有些好笑的心想。

這個人的狡猾與卑劣。

就像剛才,藉由勾起回憶的舉動讓他失去戒心。

…明明不需要這樣的,這個溫柔的笨蛋。

髮絲纏繞在一起,分不清銀白與墨黑,如同對彼此的思念。

黎恩閉上了雙眼。

思緒嘈雜不再。

 

 

 

TBC

寫得這麼像結局其實接下來就是HHH(。

總是卡H的我OTZ(去死

我寫文都是先手寫再打進電腦,於是速度簡直渣到不行QAQQQ

結果這篇還一不小心被我寫歪方向,變成離H十萬八千里的狗血八點檔(。

砍掉重練後終於生出來了QUQQQQQ(吐血


热度(29)

© 銀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