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華

超級雜食基本沒雷 本命庫里狛日十游徹夏或雪快新總之很多很多(
主受廚,但是逆也沒問題(超雜食
最近低迷期,松沼choro推速度廚

[閃之軌跡][クロリン][吸血鬼Paro]Magenta-Ⅲ-END

※接上文 

※希望沒有OOC(。

※這是我有史以來完結的第一個坑(。

※終於寫了妄想已久的吸血橋段,已經沒有遺憾了(喂

 

黎恩沉默的注視庫洛,不發一語。

「…幹嘛啦?」被審視的不太自在,庫洛問道。

「我終於明白,為什麼庫洛既是行動部門又是情報部門了。」

「?你不也是嗎?」

「剛剛庫洛所說的,其實是你所理解的我的心聲吧,完全看穿我了呢。」直視著庫洛雙眼,黎恩苦笑了起來。

不不不,現在的對話完全沒預料到啊。

「通過剛才的想像,我才徹底明白愛麗榭的心情…我真是個笨蛋。」

〝兄長大人並沒有錯!明明不需要這樣對待自己的…〞

少女湖水藍的眼眸中的焦急眼看就要滿溢而出,少年卻只是掛著一如往常的苦笑回應。

〝謝謝妳,愛麗榭。〞

〝啊啊真是的!!為什麼兄長大人就是不明白呢!?〞

曾與少女有過的對話猶在耳際,黎恩不禁覺得好笑,當時的自己根本什麼都聽不進去。

「我一直很自責,雖然明白周遭的人包括愛麗榭都不在意了,但我還是覺得過意不去。」

聞言,庫洛好氣又好笑的嘆了口氣,「殊不知,你只是在折磨你自己和你妹,讓兩人更加痛苦罷了——你這個死腦袋。」

「唔!」黎恩頭被敲了下,用力但不痛。

「不過…」轉敲為撫,庫洛慶幸的笑了。「明白了就好,我可不想再看到你這樣虐待自己了。」

「…嗯。」難得沒有掙扎,任由庫洛摸著頭,黎恩覺得胸口發暖,心境從未有過的澄明。

剛想把手收回,卻發現被黎恩捉住,可愛的後輩君臉上笑容燦爛無比。

好像…有點不妙?

「關於這方面,可能要麻煩前輩了呢。」說著,將臉湊近庫洛手腕,嗅聞其中透出的新鮮氣息,勾起了一臉的渴望。

喔喔喔喔喔這是什麼節奏!?

「等下!!所以你就要虐待我嗎!?你最最最親愛強大帥氣的前輩兼搭檔的本大爺我嗎!?」庫洛一邊大叫一邊掙扎,手卻紋風不動。

奇怪?後輩君的力氣啥時這麼大了?

「怎麼會呢?只是不管怎麼想果然還是吸前輩的血最心安理得,我可是發過誓再也不傷害愛麗榭了吶。」

「妹控!你這個萬惡的妹控!心安理得是什麼意思?!什麼意思!!」

「別看我這樣,其實在我們談話時我也一直在忍耐啊。雖然忍也忍了五年差不多都習慣了,但還是很難受的。」

「你怎麼不再忍忍!?」庫洛哭笑不得。

「已經不想忍了,這一定都是庫洛不肯離開的錯。」

「喂喂喂喂喂。」

「庫洛好囉唆,我要開動了。」
「…記得溫柔點啊!」

庫洛緊張的聲音令人想笑,但其實黎恩自己也很緊張。仔細想想,這是他第一次憑著自己的意識去吸食他人,如烙印在體內般深刻,他本能的知悉了方法。

舔上手腕時感覺庫洛震了一下,但黎恩已經無暇理會。肌膚的鹹味與滿腔的甘甜氣息刺激的飢渴更無法壓抑,他甚至可以聽見液體在肌膚下流動的聲響,那是何等悅耳的天籟。

他終於解放了一直壓抑著的自己。不需要忍耐,不需要猶豫。

因為他既是人類,也是吸血鬼啊。

謝謝你,庫洛。讓我終於認同了自己。

伸出暗藏在牙齦中的獠牙,刺入柔軟的肌膚,黎恩貪婪的啜飲湧出的鮮血,感覺靈魂的空洞都逐漸被填滿了。

餓了五年了嗎,這傢伙。

任由黎恩盡情吸吮左腕,庫洛看著少年宛如餓壞了的幼獸般瘋狂的進食姿態,不由得有些心疼。

他撫著黎恩的髮,聽著黎恩一口口嚥下屬於他的血。現在他的血是不是正流動在黎恩體內,和黎恩的血融合在一起了呢?一思及此,他就覺得胸口情緒高漲不已,左腕傳來的鈍痛感反而助長了興奮程度。

說到底,還是這傢伙太溫柔了,這種時候居然還在顧慮我。明明可以吸咬得更狠更深,讓自己喝到更多血的…再這樣下去,我會控制不住自己,變得更加得寸進尺的啊,黎恩。

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。黎恩,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?

左腕被放開了,庫洛回過神來,感覺血流失的量並不多。

「夠嗎?你好像沒吸多少?」他撫上少年臉龐,讓少年面向自己。

「嗯……」少年卻似乎還沒緩過勁。

「黎恩?……」庫洛看進少年雙眼,險些沒了聲音。

也許是吸了血的緣故,少年的薄紫雙瞳渲染上了血色。

瑰麗的狂氣的妖豔的,如同緩緩綻放的彼岸花,在紫幕間伸展軀幹。薄紫與赤紅在少年眼中互相糾纏,宛如即將迎向終焉的夕色天空,在步入墨藍前夕那最後一抹光華。

心神被魅惑了似的,庫洛動作輕柔的在其上落下一吻,莊重的彷彿在親吻心底最虔誠的信仰。

「……庫洛?」終於回神,少年的眼神沒有那麼空茫了。也許是因為之前走神,黎恩並沒有注意到庫洛的動作,只是有些疑惑。

「沒事,好點了嗎?」

「嗯…就是……想睡了……」困倦的半閉雙眼,黎恩的頭一點一點,孩子氣的揉著眼睛。

「累了吧?好好休息。」抹去黎恩唇角的血痕,庫洛為黎恩蓋好棉被,「我會看著你睡著的。」

「謝謝你…庫洛…關於很多…很多………」迷糊的咕噥了會兒,沒多久少年便沉沉睡去。

確認少年真的睡著後,庫洛才苦笑著低語。

「謝我做什麼…我才應該…」

失去了守護之物的迷失之人,一心復仇的鬼魂又重新擁有了心,這意義是如何重大。

舔去手上的血跡,鐵鏽味在口中擴散開來。

「…好腥。」

就算你身為我所憎恨的吸血鬼。

我也義無反顧。

 

 

END

從此以後就是可以自由的咬咬咬吸吸吸的幸福日子了(什麼跟什麼

學長成了黎恩專屬的移動糧食wwwwww

也許還會有突發番外什麼的,再說吧(被打飛

如果民那能喜歡這篇文就太好了QWQ

 

热度(35)

© 銀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