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華

超級雜食基本沒雷 本命庫里狛日十游徹夏或雪快新總之很多很多(
主受廚,但是逆也沒問題(超雜食
最近低迷期,松沼choro推速度廚

[閃之軌跡][クロリン][吸血鬼Paro]Magenta-Ⅱ-

※接上文

※盡量不OOC但我很沒把握啊啊啊啊(淚

一針見血。

「!?」黎恩錯愕的看向庫洛,甚至暫時忘了喉頭的乾渴。直接而突然的提問讓他大腦空白了一瞬,但是下一刻浮現在心中的情景——呢喃著〝兄長大人…〞小臉慘白因失血過多而昏倒在恢復意識的自己懷裡,異常冰冷的少女與滿身鮮血的自己,口中的溫熱液體如岩漿般燙舌,他不由自主的嚥下,彷彿嚥下罪惡——

那是他忘不了,也不敢忘的過去。

心靜了下來,黎恩沉默的坐起身,苦澀的看著自己這雙曾被妹妹的血染紅的手,似乎此刻也滿目腥紅。

「在想什麼呢?一臉害怕的樣子一點也不像你喔?」

有些怔愣,黎恩苦笑了起來。

「總是被庫洛說中呢,是啊,我很害怕…害怕那個失去控制的自己。」他看著庫洛的銀髮紅眼,「說起來,那時的我頭髮眼睛的顏色和庫洛一模一樣呢。」像是為這個意外的共通點感到高興似的笑了。

「喔?有機會我可一定要見識一下!告訴你,本大爺的時髦值和帥氣度可不是那麼好模仿的!你要知道──」

「重點不是這個。」

黎恩深吸了口氣接著說下去,「愛麗榭──我的妹妹,她差一點、差一點就被我親手給──」

「打住。」額頭被彈了下,適才渾身發冷的感覺消失了,他呆呆的看著庫洛難得一見的認真表情,「冷靜一點,就結果而言,你阻止了自己不是嗎?悲劇並沒有發生。」

「但是…我無法原諒自己。」

黎恩下意識抓著胸前布料,克制不住的越抓越緊。

要是我控制得住自己,要是我沒有突然覺醒,要是我只是個人類,要是我沒有被收養,要是,我不存在──

「是嗎…有你這麼個哥哥,你妹可真是可憐。」

剛才還溫和的安慰著自己的聲音忽然變得冷澈如冰。譏笑的不屑的冷酷的甚至憐憫的,話語像是把由冰製成的匕首,將黎恩早已千瘡百孔的劃出一道道更深的傷痕。

「是啊…我作為哥哥真是太差勁了。」喃喃著,黎恩黯淡了雙眼,如同將熄的燭火,放棄般自嘲的笑了。

心底某處甚至覺得暢快,他一直希望有誰能毫不留情地痛斥他的行為。指責也好,揍罵也好,比起體諒,比起關懷,要好受得太多太多。

他忽然很想看看庫洛的雙眼,他想知道此刻的庫洛,是在用什麼樣的眼神看著自己。直白而厭惡的?訝異而排斥的?憤怒而斥責的?他感覺的到,庫洛的視線不曾移開,他仍在注視著自己。

黎恩抬起頭──一時之間失去了話語。

自己似乎墜入了緋色大海。似血的海水有著澄淨的透明感,彷彿流動的玻璃,柔軟而憐愛的圍繞著他,誘使他墜得更深更沉,幾近溺斃。他發現庫洛雖然有些生氣,更多的卻是心疼。

這不是他所期待的。

心慌的不想再看下去,黎恩閃避著想低下頭卻被庫洛眼疾手快的阻止了。

「不要逃。」下巴被強迫性的抬高,再這樣下去又會四目相視,黎恩慌張的想閉上雙眼。「你要去面對,黎恩。」庫洛淡淡的話語讓黎恩止住了動作,卻仍不敢直視庫洛。

「黎恩,看著我。」

捧著黎恩雙頰,像在安撫小動物般輕輕摩娑少年側臉的碎髮。看見他驚慌失措的漲紅了臉,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可愛模樣,庫洛終是忍不住輕笑,緋色雙瞳中滿是笑意。

「唔…!夠了!」

被這聲輕笑刺激的再也無法忍受,黎恩乾脆用左手蓋住令人心煩的那雙眼,但是那一汪柔軟的緋紅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。

「吶…黎恩,」左手手腕被握住卻沒有拿開,而是被庫洛帶著緩緩下移,直到捂著的部位從眼睛變成了嘴。肌膚起伏的觸感自左手傳來,黎恩感覺自己似乎在下意識間描繪起庫洛不羈而帥氣的五官。「想像一下我接下來說的情況,如果是你的話,會怎麼想,怎麼做呢?」

被別人的唇貼著手說話的感覺詭異的令人頭皮發麻。噴出的溫熱氣息撓的手心發癢之外還伴隨種柔軟的觸感,再加上被那雙彷彿能俘虜心神的紅瞳捕獲,黎恩幾乎無法思考,左手也失去了掙脫的力氣。

「想像一下…?」他迷茫的重複,摸不清庫洛的用意。

「對,假如我是吸血鬼,而你是人類。我在一次失去控制之下,差點…」舌尖舔過黎恩指腹,然後輕輕咬住指尖。「害死了你。」似乎被吮吸了下,黎恩模糊的意識到。

「我愧疚的幾乎快要發瘋,」將黎恩放開,庫洛悔恨的神情逼真到令人不忍,「所以我決定了,從今以後我不再是什麼吸血鬼,去他的吸血維生!我是個人類,

也只是個人類。」

 

 

TBC

斷在這裡真是對不起OTZ

庫洛最後說的這對話是黎恩的心聲,如果有表達出來就好了QWQ

如果有覺得OOC還請一定要告訴我阿阿阿阿(土下座

热度(28)

© 銀華 | Powered by LOFTER